中国历史上没有一位学问浅薄者能够成为书法大家
发布时间: 2018-06-13 19:42   已有 人次浏览   

湖州山清水秀,人文荟萃,历来被誉为「湖笔之都」、「书画之乡」,从曹不兴、赵孟頫到吴昌硕,名家辈出,在中国书画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现代著名学者、书法家、诗人沈尹默先生的祖籍就在吴兴。沈先生深爱故乡,一直以「浙江吴兴人」为荣,毕生酷爱书法,更是着力于书法理论的研究,推动了现代书法事业的传承与发展。今日为文不仅仅是为了纪念前贤、景仰大师,更在于「回归经典、走进魏晋,守正创新、正大气象」,以此推动传统书法艺术这一国粹的振兴与繁荣,学术意义与艺术价值同在。

北京大学初期教师合影。左起:刘半农、沈尹默、陈大齐、马裕藻、张凤举、周作人、李玄伯

一、在碑学帖学间张扬古雅风与书卷气的大家

沈尹默先生坚持帖学,其来有自。在清末民初之时,在康有为的鼓动下,碑学大潮逞一时之盛,康有为《广艺舟双楫》言:「三尺之童,十室之社,莫不口北碑,写魏体」,从魏晋以降的帖学一脉处于极度衰微之中。沈尹默以其高迈的艺术眼界和书法热情,不畏权威不随流俗,旗帜鲜明地继承和倡导传统「二王」书法,主张「回归二王书法」,明确指出由唐入晋的书法之路才是中国书法之正路。他以自己在学术界的巨大影响使当时可能被淹没的帖学书法重新崛起,挽救清末民初「帖学」与衰微颓败之中。沈尹默曾任北京大学教授,是著名诗人和书法家,还出任过北平大学的校长。1918年,北京大学在蔡元培校长的努力下成立「书法研究会」和「画法研究会」,沈尹默担任北大书法研究会会长,成为现代大学教育体制中最早的最高学府书法研究者。正是这份沉重的教育理念和文化身份,使他终身致力于书法,在沉浸帖学的同时,又临写汉魏六朝碑版,花了相当的精力写唐碑,用碑的雄强美来调剂笔力的软弱。他50岁前后「中年变法」——花大精力致力于行草,主要是写米芾、虞世南、褚遂良,再上溯追摹「二王」书风。其间对「二王」诸帖下的功夫很深,在故宫博览了历代的法书名籍,情所独钟与二王帖学。可以说,沈尹默从全面吸收北碑和帖学的营养又转向专门攻「二王」,严守笔法,刻意古雅,气韵生动,笔墨清润,尽洗碑体难免的狂放粗豪,最终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其书法作品广泛流传于海内外,深得各界人士的喜爱。